我当初还欠亲戚友人10多万元

2016-12-27 12:54

冯军:他们不认可我检测的成果,县环保局的官员说我是自行送检的,不法律效率。后来我也申请正式检测,但环保局没有对我家的水井进行正式的抽样检测。

上游新闻:孩子的情形怎么样。

上游新闻:企业应当给你有个交代。

冯军:他们把我的鱼塘的那块地给征了,给了45万元弥补款,钱都给孩子看病了,我当初还欠亲戚友人10多万元。

上游新闻:为什么必定要把官司打到底。

冯军:后来还有一次,2007年10月份,有3个男的在我家门口把我摁进一辆面包车,就在车里打我,他们把我扔在了天津武清县的路边,还打电话忠告我,再不诚实就弄逝世我。

冯军:2007年6月19日,大女儿逝世了。她才17岁。

冯军:人活着,就是要个答案,我就持续维权。由于维权我还被人打过,2006年12月13日,我陪着县卫生防疫站的工作职员对水井进行取样,结果企业的4名保安冲了过来,把我打晕了,住了20多天院。后来在派出所调停下,赔了我1万元医治费,那口水井也被填了。

上游新闻:这种遭受确切挺让你好受。

冯军:我拿着检测讲演向县环保局反应地下水被传染,也把家门口的冷轧板带公司跟工贸公司给告了。

上游消息:你不惧怕。

人活着,就是要个谜底

上游新闻:后来你直接起诉了那两家企业。

热门阅读

  • 全部香蕉工业产生了宏大的改
  • 我当初还欠亲戚友人10多万元
  • 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
  • 我会尽力学习
  • 刘小凤、方磊被刘全等人送往
  •   李政以为
  • 五莲县公安局接到举报电话
  • 有人扔下绳索
  •   华商报宝鸡讯 俗话说“
  • 却忽然莫名关机
  • 以建设、监理、总承包三方单
  • 坐破难安
  • 随机资讯

  • 韩国每月销量为1.5万台
  •   在上海宏康病院
  • 冲破了公民党部队设置的第二
  • 体系机制抵触进一步凸显
  • 以建设、监理、总承包三方单
  • 负责奖助学金发放的老师王源
  • 因中介方在“独家期限”内先
  • 依据节目准备进展
  • 全部香蕉工业产生了宏大的改
  • 有人扔下绳索
  • 坐破难安
  • 暖和一座城”